币圈信息网 虚拟货币 Tron孙宇晨与HSR许子敬爆发世纪大战!中比特相关负责人恐入刑!

Tron孙宇晨与HSR许子敬爆发世纪大战!中比特相关负责人恐入刑!

原标题:黑稿、黑帮、敲诈3000万!Tron孙宇晨与HSR许子敬爆发世纪大战!中比特相关负责人恐入刑! 昨日,…

原标题:黑稿、黑帮、敲诈3000万!Tron孙宇晨与HSR许子敬爆发世纪大战!中比特相关负责人恐入刑!

昨日,《投资者报》发布了一篇文章《ICO潮退: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疑卷款私逃》,一石激起千层浪,引发币圈内外热议。波场负责人孙宇晨马上作出反应,在微博发布《对近期不实报道与解除HCASH合作的声明》,转发破千。

 

 

 
看完这2篇文章,其实真相已经大白。
 
2017年8月,孙宇晨与许子敬达成Tron和HSR代币互换的协议,实际交换了14万HCASH和3.33亿波场Token。后来双方发生纠纷,孙宇晨要求停止合作,互相退回代币。许子敬不要代币,要求孙宇晨赔偿2968万人民币,理由是许子敬怀疑孙宇晨高位抛售了HSR。
 
资深投资人评论:“这件事其实是很简单的经济纠纷,法律站在孙宇晨这边,江湖道义站在许子敬这边,所以孙宇晨倾向于用法律解决问题,许子敬则想用黑道手段解决问题。”
 
笔者对他们的谁是谁非没有兴趣评论,正如资深投资人评价:“牛市已经走了,现在从庄家割韭菜进入到庄家互割的阶段,我们看戏就好了。”
 
笔者在这里更想追究下信息泄露和黑稿的问题。
 
第一,是谁向许子敬透露了孙宇晨卖掉HSR代币得钱2968万元?据说是中国比特币(chbtc.com)没有为客户保密,告诉火星人,孙宇晨212均价卖了HSR提走2968万。在中国政府严打客户信息泄露的大背景下,中国比特币顶风作案,其负责人可能难逃刑责。“违反国家规定,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,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。”
 
第二,《投资者报》的文章《ICO潮退: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疑卷款私逃》中有大量假消息,明显是收钱发黑稿,谁来追责?对比了《投资者报》和孙宇晨的文章,可以发现,前者毫无营养,大量事实捏造。笔者查询到《投资者报》是拥有国内刊号(CN43-0023)的正规报纸,没有相关部分彻查此报吗?
 
附:《对近期不实报道与解除HCASH合作的声明》 
 
对近期不实报道与解除HCASH合作的声明

我与许子敬之间的合作最终以三观碎裂作为终结。

许子敬现在有许多身份,他英文名是Ryan,我喜欢叫他火星人。他是HCASH基金会的实际控制人。也许现在写这篇文章甚至都不合适,因为所有针对波场协议的敲诈勒索,黑稿抹黑,从技术角度来说,完全不是他做的。火星人从来手上都不沾脏东西,都是由他的手下,王鑫与邱实来完成,这两人名义上也是ENT基金的负责人。

这也许就是黑帮大佬的标志吧,杀人从来不自己动手。

甚至到了这时候,我在想,如果我直接去问火星人,他也会告诉我,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能就是手底下的人,下手没轻没重吧。

实话实说,我很喜欢火星人。我从2013年就开始关注了他的微博,他甚至是我早期比特币的启蒙者之一(那时候的启蒙还有吴忌寒翻译的中本聪白皮书,长铗的巴比特的科普),要是把他和黑帮大佬挂上钩,恐怕是2013年的我所绝对不能同意的,直到我自己成了黑帮下手没轻没重的对象。

因此,当火星人8月18日主动联系我时,我几乎有了一种要和偶像面基的感觉,受宠若惊。8月21日晚上我们在我公司见了面,当时阵仗就很大,火星人带着一系列HCASH基金会要投资的项目负责人,其中就包括王鑫,但当时人实在太多,我对当时的王鑫已经完全没有了印象。

当日留给我最大的印象,当然是火星人说他要投资波场协议,要与波场互换Token。那时候波场协议也已经在圈子里有了一些名气,每天都有非常多的私募投资人希望投资,基本上火爆的情况已经席卷了圈内。我们接待的也是小心翼翼。

但对于火星人要投资,我自然也是十分兴奋。偶像要投资,岂有不从之理。面对偶像我自然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,当然这也是我自己主动放弃的,全程都是由火星人主导,他说换多少,怎么换,一切都听他的。我方没有提出任何建议。

最后我们基金会双方达成了私募换币协议,双方互换2%TOKEN,无任何附加条款。

火星人说,既然已经谈好的协议,我们就不会撕毁。会执行到底。

互换Token交割后,很快火星人邀请我去参与他支持的另一个项目ENT,我对ENT自然很感兴趣,因为ENT与波场希望覆盖的区块链娱乐领域完全吻合。我们确实是希望能够深度了解与参与。

这次商务合作在初步接触是在9月3日,我坐飞机到韩国与克拉拉,火星人一起帮ENT热场。行程早就定好,碰巧的是,就在我飞往韩国的同时,央行等七部委发表了相关通知。我一下飞机,手机自然是被各种信息打爆了。

波场TRON是全球化的区块链协议,基于完全合法合规的新加坡基金会管理,协议自然继续推进,我们也将符合中国的有关规定,因此我们于9月5日发表了《关于波场TRON将坚决执行七部委监管ICO公告的说明》,并于此后,完全合法合规的清退了所有中国大陆地区参与波场ICO活动的Token,该清退工作应当是业内有名的冷静,口碑良好,井然有序,所有参与者也体现出了空前的良好素质,ICO清退于9月20日,15天后圆满结束,完全符合了七部委相关通知的所有要求。

在韩国了解ENT项目期间,火星人提出了一个要求,希望我能够考虑将让ENT项目直接收了波场,因为他觉得波场前途十分渺茫,简言说,波场不做了。

其实,这是我第一次与火星人接触时感到不太舒服。因为波场TRON项目就像我的孩子,说真心话,无论前路如何充满险阻,布满荆棘,到处是坑,我也会跪着爬着走完,直到波场名满天下的那一天。我相信这种对于项目的感情,创业者的骄傲,不可侵犯的自尊,是每一个创业者都会理解的,也是每一个尊重创业者的人,用心做事的人,严肃创业的人,能够去用心体察的。

但是我也并没有多想。因为毕竟人家很有可能只是基于好意呢。

我答应我至少把这件事情列入考虑之中。

但火星人这边十分热心,非常积极推动要波场合并的事情。在此之后,我接触到了王鑫与邱实。ENT项目的事情,原则上来说,都是他们在推动。我对他们的了解仅限于之前工作于浙江大学学生会,也就刚刚毕业没多久。

9月22日,邱实声称受到火星人的委派,作为波场投资人,到我公司转达了“黑帮”的回复。

这份回复,之所以我们称之为“黑帮”的回复,是因为真的是黑帮的回复啊。任何只要还讲法的人,至少脑回路都不会这么奇葩。此回复将黑帮的行事逻辑,法盲对于法律的理解,完美的表达了出来,在震碎我三观的同时,也让我不得不相信中国真有这样人的存在。

HCASH基金会希望撕毁协议,但并不要求我方退回代币HCASH,而是按照HCASH每个成交价格212元来计算人民币,要求我方将2968万元人民币打回HCASH基金会账户。下周二(9月26日)若没有将2968万元打到指定账户,便将采取如下措施:

1. HCASH基金会不承认是私募TOKEN互换(大哥,协议白纸黑字哎),而是大量来自于东北澳大利亚的HCASH粉丝众筹投资了波场。投资人数极为众多。(这脑洞)
2. HCASH基金会将此投资由私募投资,假造为ICO投资。
3. 如下假造冒充的投资人已经拟好了“关于波场TRON涉嫌非法集资”的举报信,按好了手印,将递交北京市金融办,北京市公安局等部门。并向我方威胁他们对相关部门已经打通了关节。
4. 将指派黑公关指使媒体发布“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,拒不归还投资人”的稿件,并形成大范围传播。
5. 会派出假造冒充的投资人来波场北京公司围堵,制造群体性事件。

这份回复违反了众多基本事实与逻辑:

1. 邱实是ENT基金的人,无权声称投资了波场协议的TOKEN,因为这次投资完全是HCASH基金会与波场基金会双方互换,与其他第三方没有任何关系。我甚至在去韩国之前完全没见过邱实,只有许子敬能够声称自己为波场协议的私募投资人。
2. HCASH基金会与波场基金会互换TOKEN完全不存在任何大量来自东北澳大利亚的投资人,这完全HCASH基金会单方面演的一出戏(请群众演员也不少花钱啊)
3. 打通有关部门(金融办,公安局)更是在侮辱吃瓜群众智商了。
4. 让群众演员们聚众上访,到政府机关,陪我公司堵门,这已经不仅仅是中华戏精学院毕业的了,已经完全涉嫌违法犯罪,假造事实了。
5. 给黑钱,指派黑媒体进行诽谤,操纵舆论,也已经涉嫌违法犯罪了。

我方给出的回复非常明确,我方没有清退私募投资人的义务,但如果HCASH基金会希望退出,我们可以签解除协议,并将HCASH原路退回。但是2968万元的敲诈勒索,绝对不能接受。与监管部门公安部门沟通后,他们建议我,按照法律解决,完全不能按照法盲的套路走啊。

随后已经三观被震塌的我与许子敬的电话沟通时,他一开始表示最初并不知道手下人做了如此出格的事情(在我看来完全是侮辱我和他的智商),但此后经过部分了解后,他表达自己无法控制手下做事,对方如果非常激动,那么干出没轻没重的事情,也是没有办法的。而且,这也不仅仅是关系到金钱,也是对于我们不与ENT项目合并,“背信弃义”的一种惩罚。也就是说,黑帮要执行家法了,我就是那个家奴。

总而言之,最白莲花的人,一定是他,一尘不染。

往后的剧情,就是吃瓜群众的不断喜闻乐见的套路了,当然也是我三观不断碎裂的一个过程。

1. 9月26日真的有一批“中华戏精学院毕业”的肌肉男,谎称自己是波场投资人,带着剪刀榔头过来围堵陪我位于北京的办公室(没办法我也是陪我创始人,业务太多没办法),陪我APP躺着中枪。
2. 我们报警之后,警察一到,肌肉男吓得腿软,说自己啥都不知道,赶紧打电话给邱实,作鸟兽散。
3. 邱实反复恐吓要做出更吓人的事情,为了保护陪我与波场的员工,我们给全体员工放假,邱实马上找黑公关,9月28日写出了“陪我波场人去楼空”的戏码。
4. 邱实更甚一筹,胆子更大,9月28日直接带戏精演员去金融工作局闹事了。(不是已经打通关卡了吗)
5. 我们ICO早已与9月20日清退完毕,但是邱实总得给戏精演员找个身份呗,于是连夜找好的演员一下子在黑记者眼中成了波场投资人。
6. 邱实连夜找好黑公关,找好黑记者,9月28日连夜温习孙宇晨波场TRON 协议的伟大愿景,写出《ICO潮退:波场孙宇晨疑捐款逃跑》
7. 因为波场协议是全球化的协议,我平时本来就是全球满地跑,公司这几天分公司都开到了明斯克,恩,我美国下一站是明斯克,毕竟程序员也有二十多个不能不管啊,白俄罗斯人也是大波场的一份子啊。结果在邱实黑公关眼中成了携款潜逃,其实哪用跑呢,全球到处都是波场持有者,已经遍布全球五十多个国家地区了。跑到哪都是老家啊。
8. 这报道最大的问题还是最后老把孙宇晨写成孙晨宇啊,可见黑人太不走心了。黑人连名字都写错,我们还能愉快相信你编造的口实吗?

可能不少人可能最后会问啊,孙宇晨你写了这篇文章,你以后还能愉快的火星人做朋友吗?这你们可能就NAÏVE了,韩寒早就说过,小孩才看对错,大人只看利弊。我估计即便不是朋友,这事情处理完,也就相忘于江湖吧。

虽然回头想想,当时和火星人合作不了,不也是我当了回小孩,只看对错?

毕竟,混道上,操纵国家机关,操纵媒体,操纵戏精演员,臣妾做不到啊。
 
作者:方方
来源:星评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币圈信息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lpbwg.com/66774.html

作者: lukeran123

返回顶部